父親節隨筆
欄目:公司新聞 發布時間:2019-06-15
回憶往事,感恩父母……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麥季的咸雞蛋

又到了收麥季節,讓我想起小的時候那個貧困的年代,我的老家是梁山古運河袁口渡。老人在家里散養了幾只母雞,母雞們隔三差五的下個蛋。全家人都把雞蛋看成是金蛋,母雞是我們家的銀行,雞屁股是我們家的存折。家里稱鹽打油、買洋火(火柴),打洋油(煤油)全靠它,甚至老父親交黨費也靠它。偶爾家里來了親戚,老人用兩個雞蛋拌上玉米面下鍋煎炒,出鍋后顏色金黃金黃的,很是饞人,只是吃在嘴里不那么香醇,還是滿嘴的玉米面味,這也算是上等的一道菜。全家人平時舍不得吃雞蛋,老人勤儉節約,持家有方,有時把節省的雞蛋攢起來,換糧票,換布票,換點治病的藥。還有時把雞蛋放入早已用開水化開鹽的瓦罐里封閉腌起來。到了收麥的時候,老人才拿出來幾個,煮熟后用刀把雞蛋切成兩半,每人一半。只是嘗嘗味罷了,也算吃上了咸雞蛋。
   
      

有一天中午,奶奶在廚房里拉著咣當咣當響的風箱在做飯,囑咐我停會給在麥田里搶麥茬的母親送飯。麥茬是割麥子留下的根部,用兩米左右長的杉木桿,一頭是小鐵鏟,一頭是木把,雙手抱著鏟子使勁的用臂力把麥茬一撮撮,一隴隴,一席席的鏟出來,然后再用竹耙子摟成堆,拉回家燒鍋做飯,誰家麥茬多了也算是富有。奶奶讓我左手挎一個小籃子,里面放著三個高粱玉米合成的發面窩窩,一段胡蘿卜咸菜和一個咸雞蛋;右手拎著裝滿白開水的泥沙壺。還囑咐我,這一個咸雞蛋是你們娘倆的。我走出家門聽著大喇叭喊著“搶收搶種,打好三夏這一丈”。看著墻上“防火、防階級敵人破壞”的標語。我赤著又有灰又有泥好久不洗澡的背,身上穿著用舊褲子改成的褲衩,腳上穿著前面露趾頭,后面露腳后跟的鞋,頂著太陽,迎著風刮的麥糠,腳踩著零星的麥秸,趕往四里外的北洼給母親送飯。見到母親后,母親夸獎我:俺兒長大中用了,能給娘送飯了。母親疼愛的把一個雞蛋放在我手里說:“吃了它,有營養好長個。”當時心里想長大后要給母親買很多很多雞蛋吃。我在雞蛋頂端小心翼翼的磕了一個小眼,只見從殼里流出香噴噴的油,很是誘人,我用麥桿輕輕地插入蛋殼里,一點一點的把雞蛋抹在窩窩上吃。直到最后蛋殼里面一點也沒有了,我還不死心,拿著蛋殼對著太陽,看里面哪還有一星星點,最后實在沒有了,我往蛋殼里倒上水,用麥桿在蛋殼里攪了攪,把刷蛋殼的水津津有味的一小口一小口地抿下去。這是我的童年,這是我的鄉愁,長大后我對咸雞蛋情有獨鐘,在家里和辦公室都存有咸雞蛋,每天都吃上一兩個,感覺有一種幸福感和成就感。吃著咸雞蛋,懷念著故去的老人,思念著故去的母親,感恩著我的父親,此時我的眼睛濕潤了,聲音哽咽了……
     

父親節快到了,我有幸有85歲高齡的父親健在,我把對母親的虧欠和孝敬一起報答給父親。老父親常教育我們說干好工作才是對我的孝。忠孝不能兩全,父親節這天,我一定陪著父親,給他洗腳搓背,聊聊家常,逗逗樂子,給父親個大紅包,再買些好吃的好穿的。父親是山,父親是天,有娘有家,有爹家安。朋友們咱們都想想,給自己的父親過了幾個父親節,還能再給父親過幾個父親節,老人健康是兒女們的福。星期天請您回家給父親過節吧!誰孝敬老人誰有德,誰孝敬老人誰有福。誰孝敬老人是我圈內的朋友,誰孝敬老人我認他做朋友。裴樹清攜人民藥業和中匯奶業全體職工祝天下的老人健康長壽,安享晚年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2019614 星期五 晚上

 

山東省人民藥業有限公司 双色球下期预测